墟里烟

多好玩的东西,早晚会放低。

哈哈哈哈哈哈

袁滚滚:

做了一个完整版,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


你们都是小天使!!!!


当然我也是( ੭ ˙ᗜ˙ )੭


(转载抱图随意)

出离愤怒了!!!从来不缺诛心的刀斧手,占据所谓道德制高点俯视众生快乐吗???

清和润夏:

并不需要为我吵架,姑娘们。


我本人嘴笨,跟人对骂根本接不上词。但嘴笨不代表一个人软弱。基本上我想说什么是因为我想说,谁也不能左右我的想法。


想了想,表达太委婉是我的一个很大的毛病,我决定直说吧。


姑娘们维护我的心,我很感动。


我也有想要维护什么的心。


我没能在正确的时间做出正确的事情,这是我的错误。我恨造谣的人,我恨得要死,词汇贫乏不知道能怎么痛骂这些人,我只能喊“你离我远一点”。这不是“被欺负”,这是我自己要喊的。我多希望姑娘们哪怕跟着我喊一声...

圈地自萌竟然也是罪过,诛心罢了。

【台丽】春风不度 外二篇·下

这个脑洞应该结束了吧


曼丽扶了明台出了房,明镜闻声转头,见他一身齐整,不换拖鞋却是穿了皮鞋,不禁奇怪:“明台,你这是要去哪呀?”

“大姐,我和骑云出去一趟,有点急事,马上就回。”明台同明镜卖乖笑笑,走上前用眼神示意昔日的副官起身。

“你才刚醒,有什么事情那么了不起的嘛,吃了饭再去也不迟。”明镜不依,站起身拉住了明台的手,瞪了他一眼。

“大姐,真是有急事,你们慢吃啊!”明台施了巧劲从明镜手中挣脱,拍拍骑云的肩转身大步奔出房门。

“哎呀你这个孩子真是!”明镜怕伤了明台,本就没使大力拉住他,不防被他反力推得向后仰,倒在身后匆忙站起的王天风怀里,见门口已是没了幼弟的身影,忙转头急道,“你...

【台丽】春风不度 外二篇·上

一个愈发ooc的脑洞


“明台……明台……”

“明台,明台,你快醒醒呀……”

 明台是被两道熟悉又悠远的女声唤醒的,迷糊睁开眼,眼前竟是皱着眉一脸关切的大姐,和一汪眼眸里盛满担忧的曼丽!

“明台,你可算是醒了,快告诉大姐,还疼不疼呀?”明镜如常穿着深紫色的旗袍,头发挽在脑后梳成髻,她不忍地轻抚着明台胸前的创口,目不转睛地望着幼弟。

“大姐,您怎么会在这儿?”明台恍惚以为这是梦,伸手触向明镜的脸颊,却是冰凉,再转头看曼丽,捏捏她的柔荑,亦觉失温,忆起当日亲手为她拭净沉静面庞,填上最后一铲土,今时却在此相见,实在疑惑:“曼丽,你……你……?”

“大姐,曼丽,开饭了!”一个大...

【台丽】春风不度 外一篇

程锦云第一次到北平,是在1940年春天,和化名为崔湘阳的明台扮作夫妻开展地下工作。他们住在西单绒线胡同,用来掩饰他们身份的春秋书店就开设在胡同西口。

明台的身子受刑后一直未算大好,加之舟车劳顿,不宜过于操劳。锦云扮演着一个合格的女主人角色,操持家务,为他洗手作羹汤,低头浣衣坐。他们原本就是要成婚的,在上海时已经订了婚,这样做,锦云是很愿意的。

但他们没有成婚,明台带着歉疚看着她嗫喏道,大姐新丧,长姐如母,他想要守孝三年。说完,视线又落到他眼前正准备收碗的锦云手腕上的银镯子,那是明镜送的。

锦云闻言怔了怔,停了手上动作,见坐在右手边的他低着头,长长的睫毛好似帘幕遮着眼,顺着他的视线望去,她...

【台丽】春风不度

笔力不健的脑洞挖得好挣扎,求小少爷分我几颗阿诚哥敲的核桃补补脑。


痛,是明台模糊恢复意识后的第一感觉。跟住是冷,单衣因着受刑的原因早已鞭痕累累,血迹斑斑,不记得第几遍被泼湿的衣裳也早就干透,却正一点点带走他残存的体温。他不禁舔了舔干裂到发硬的嘴唇,又被唇上伤口的破损激得刺痛,然后是难以抑制的咳嗽,肺里的积水引发他不堪负荷的躯体再一次疼痛挣扎。

日本宪兵不在眼前,自己还被绑在受刑架上。不知道是第几天了,暗无天日的牢房不辨日夜,昏迷和清醒交错也逐渐散乱着明台的神思,就像这次昏迷感觉才过去十余分钟,可现实却告诉他并不是——炉子里的炭火早就熄了,一点儿余温都不曾散出来。

被捕那天明台刚给书店...

© 墟里烟 | Powered by LOFTER